徐廣皓個人網站
http://www.xuguanghao.com

如果旁人找上門來,我們就無法了解他們;我們必須到他們那裡去才能 弄清楚他們是什麼樣的人.
關於徐廣皓 alanxua@msn.com RSS
 
  今日:2019年1月24日 星期四  農曆:戊戌年(狗) 腊月十九 
请你不要造神
 
 日曆
最新留言
  • 我的是5200 是不是要把手機和電腦連接起來 再打開你說的那個網站才可以啊 我的保密碼記不得啦 現在不知怎樣打開啊
  • 徐先生,我十分喜歡你的網站上的文章,但認識的繁體字不多,能不能把個人網站做一個中文簡體版的?
  • 讀之流淚,思之有味,嚼之有情,當之有罪。空有滿腹才華,無力治國保家。。。。留下 千古悲嘆。萬代佳句。
  • 可不可以用在6300上!
  • 不調他走,薄熙來能來重慶打黑嗎,保護民營經濟難道就要犧牲老百姓的利益嗎?抓幾個為非做歹的老闆就有人說三道四了,還是有錢能使鬼推磨啊
  • 成功!謝謝
  • wo 我的3500c也不管用啊雜半了急用了
  • 謝謝,真的很好用。
  • 很不錯的一部電影 值得推薦 樓主品味脫俗
  • 汪洋在任重慶時就說要鼓勵民營經濟發展,提出要寬容他們在發展初期的不規範,此次重慶掃黑打的就是民營企業,上下任之間如此大反差令人費解,未必汪洋就是睜眼瞎。
  • 最近發表文章
  • 佛家最高经典《华严经》精华70句,体悟智慧与慈悲
  • 谦卑的姿态
  • 如果可以,让我们一起留在重庆!
  • 三季人
  • 《铁齿铜牙纪晓岚4》纪晓岚对对联,剧中诗词
  • 海瑞《治安疏》原文 全文
  • 居安思危、兢兢业业的重庆
  • 平常心
  • 新年有新气象!
  • 窃听
  •  
     
     
     请你不要造神  分類:雜七雜八 2010-10-20 23:20:13
     

      今晚和朋友去某基督教堂听了所谓的传福音,之间讨论到神,也就是他们兄弟姐妹所说的上帝,争论了很久,其中有一个基督信徒怒火冲天的站起来指责我们,大概就是想表达不信上帝会下地狱。谈到了上帝存在的问题,这真是一个涉及面很广的严肃问题,我要是面面俱到地加以论述,我会把你们留在这儿直到天国来临,因此,我只得讲得简短扼要些,尚请鉴谅。大家当然都知道,天主教会把上帝的存在可以用不言而喻的理由来证明这一点作为教条而规定下来。这是多少有些荒唐的,然而却是他们规定的教条之一。他们只好采用这一教条,问了为什么,回答是没有理由的,因为前人是这样,所以现在也是这样的习惯。当然,天主教徒从信仰出发,却知道上帝确实是存在的,就在内心,看不到摸不到。于是他们规定上帝的存在可以用不言而喻的理由来证明,并且提出他们认为可资佐证的论点。

     

      也许很简单易懂的就是最初起因的论点(据圣经上写,我们看到的世界万物都是由某样东西创造的,我们就给这个最初起因冠以“上帝”的名称,有句话说上帝把鼻子创造成这样,就是为了以后架眼镜。我在思考上帝创造了可爱的兔子,又让人以射击去杀死兔子,兔子怎么想呢?可能基督徒认为这是妙论。)我小时候,到期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也赞同最初起因(由神创造)的论点。直到某一年,有一天读到某书时,忽然发现这么一句话:“父亲教导我说,‘谁创造了我?’,这是无法解答的难题,因为接着人们必然要问,‘谁又创造了上帝?’‘主父又是谁创造?’”今天我仍然认为,这句极端简单的话指出了最初起因这一论点的荒谬。如果说万物都要有起因,那么,上帝也必有起因。这和印度教的观点是性质完全一样的,他们认为世界置身在一只象背上,而这象又置身在一只龟背上。如果有人追问“乌龟又在谁的背上呢?”他们就只能支吾其词:“还是谈谈别的吧!”当然了,没有任何理由说世界没有起因就不能产生。另一方面,我们也没有理由说世界不应该本来就是一直存在着的。我们更没有理由认为世界一定要有个开始。认为万物必定都有个开始的观念实际上是因为我们缺乏想象而造成的。因此,我大概不必在最初起因的论点上浪费时间了。我在这里想说的是许多我们过去当作是自然法则的东西,原来只是人为的约定俗成的框框。谁都知道,不论在无限遥远的太空,还是在英国、美国,一码还是等于三英尺。毫无疑问,这是非常显着的事实,但你却不大会称之为自然法则。许多被认为是自然法则的事物就是属于这类性质。

     

      大概有这样一个规律:掷骰子大约每掷三十六次会出现一次双六,这时我们总不会说这就证明骰子是受到某种意志的支配,要是每次都是双六,那才是受到支配呢。自然法则中很多都是属于这种性质的。它们只是事件根据机率的规律出现的统计平均数,因此,所谓自然法则这一整套说法就不象过去那样引人入胜了。且不说这些法则反映的只是不断变化着的科学的暂时现象,认为有自然法则就有法则制订者的这一意见,就是由于把自然的法则和人为的规律混为一谈。人为的规律是有关人类的行为方式的种种规定,你可以服从,也可以违犯。而自然法则则是对事物运动方式的如实反映。也仅仅是客观地反映而已。你决不能说有谁命令自然服从某一法则,因为即使是这样假设,你也不能回避这个问题:为什么上帝只提出这些自然法则,而没有提出别的法则?要是你说上帝高兴怎么做就怎么做,那就没有什么可讨论的了。如果上帝创造的法则真有理由,那么上帝本人也应受法则的约束,不是吗?显然今晚在理智上便显得不那么可敬了,并且越来越显得有种空洞的说教味道。

     

      我认为在基督的道德品性中存在着一个非常严重的缺点,今晚向那位主持人提的问题,他有些回答不上来,而且刻意的转移和回避话题,这种态度在传教士中并不少见,但是今晚这位回答不上来的人大概是觉得有损于他至善至美的形象,你要回答不上来,你就直说还比较好一些。基督徒都记得这句话:“不要与恶人作对。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这并不是什么新的箴言或原则。早在基督以前五、六百年,老子和释加牟尼就用过这样的训谕。我当然知道,我谈到的这种理智的论点并不能打动人的心弦。真正使人信仰上帝的完全不是什么理智的论点。绝大多数人信仰上帝,是因为他们从儿童时代起就受到这种熏陶(比如国外的教会学校),这才是主要的原因。 此外,我觉得另一个最强有力的原因是人们要求安全的心理。希望有个老大哥照应他们。这对人们产生信仰上帝的要求起了异常微妙的影响。

     

      有一段经文,是关于亵渎圣灵的罪的,也是基督徒很熟悉的:“唯独说话干犯圣灵的。今世来世总不得赦免。”这句经文给世界带来了无穷苦难,使各种各样的人都以为自己已犯下了亵渎圣灵的大罪,今生来世都不能得到饶恕。我坚决相信,生性还有一点仁慈的人,就决不会把世界置于这种畏惧和恐怖的笼罩之下。还有一句“不信主,就会下地狱。”这意思就是说,如果不坚信基督教,我们都会进入地狱变得邪恶。我倒似乎觉得,信仰基督教的人大多都是极其邪恶的。我们可以看到这种咄咄怪事,就是历史上无论什么时期(特别是欧洲和中东),只要宗教信仰越狂热,对教条越迷信,残忍的行为就越猖狂,事态就变得越糟糕,在所谓宗教信念的时代里,当人们不折不扣地信仰基督教义的时候,就出现了宗教裁判和与之俱来的严刑,于是也便有数以百万计的不幸妇女被当作女巫烧死,在宗教的名义下,对各阶层人民实施了各种各样的残酷迫害。我认为宗教基本上或主要是以恐惧为基础的。这一部分是对于未知世界的恐怖、一部分是象我已说过的。希望在一切困难和纷争中有个老大哥以助一臂之力的愿望。恐惧是整个问题的基础——对神秘的事物,对失败、对死亡的恐惧。恐惧是残忍的根源,因此,残忍和宗教携手并进也便不足为奇了。在这个世界上,我们依靠科学的力量已经开始能了解一点事物、掌握一点事物。科学终于在同基督教的斗争中,在同一切教会势力们斗争中,在一切陈腐箴言的逆流中,一步一步艰难而顽强地发展起来了。科学能够帮助我们战胜多少世代以来人类一直生活在其中的怯懦的恐惧。科学能使我们懂得,我们扪心自问也该知道:我们再也不要到处寻找子虚乌有的帮助,再也不要幻想天上的救星,而宁可脚踏实地,依靠我们自己在地上的努力,把多少世纪以来教会造成的这个世界改造成为适于生活的地方。

     

      我们要独立思考、光明正大他看待世界的一切--善的、恶的、美的、丑的;正视客观而不是害怕现实。用智慧征服自然而不是仅仅慑于自然的淫威,甘愿俯首听命。有关上帝的整个观念来源于古代专制主义。这种观念是同自由人格格不入的。当你听见人们在教堂中自我贬斥,说他们是可怜的罪人这类话时,会感到是可耻的,是同有自尊心的人不相称的。我们应当昂然奋起、坦率地正视世界。我们应当把世界建设得尽可能美好些,纵然不能十全十美尽如人意,也总要比别人在过去干的强得多。建设一个美好的世界需要的是知识、善良、勇气,而不是对以往忏悔不已,也不是用许久以前无知的人们用过的话语来禁锢我们自由的思想。这需要的是大无畏的观点和自由的思想。这需要的是对末来的憧憬,而不是对于已死亡的过去永无止息的怀恋。我们深信:用人类智慧创造的末来世界将远远地超过死亡的过去。
     

    網址:http://xuguanghao.com/xuguanghao/blog.asp?id=307(復制)  分類:雜七雜八 閱讀:1884 加入時間:2010-10-20 23:20:13
     

    發表評論和留言

    姓 名  
    驗證碼   1754
     

                

     

    Powered By xuguanghao.com CopyRight 2019 友情鏈接
    © 1.0 beta 徐廣皓的個人網站 Email:alanxua@msn.com 渝ICP备10018327号